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媒体报道 > 揭阳金属企业老板的“德国日记”

揭阳金属企业老板的“德国日记”

来源:南方日报 作者:邓圣耀 日期:2014-01-22

去年年底,中德政企各界人士来到中德金属生态城工地考察。资料图片

去年年底,中德政企各界人士来到中德金属生态城工地考察。

 

  2013年6月的一个晚上,50多岁的林众伟拿出了一叠他在德国写下的日记。1个月前在德国考察的10多天里,日记写了满满26页。日记里,他记下了马路边的不锈钢垃圾桶、酒店房间的房门合页、卫生间的玻璃夹……在黑森州工会的一次走访,他甚至在日记本里手绘了那个别致会议桌的构造图和拼装图。

 

  作为“先富起来”的广东揭阳老板,林众伟上一次去德国是带着全家旅游和购物。但这一次,他的身份不同了,作为揭阳市金属企业联合会执行会长,他想把德国先进的金属制造技术带回去。在那里,他的伙伴们正为一个叫做“中德金属生态城”的项目奔忙。

 

  这是当下中国南方一隅正在发生的一幕,一群揭阳金属企业的老板,组建起一个高级别的行业联合协会,飞越亚欧大陆寻找德国老师—不同于以往全靠政府,他们试图组织自己的力量构建行业发展的全新格局,成为区域经济发展新的撬动者。

 

  11月,中国共产党十八届三中全会上做出了“市场起决定性作用”的全新界定。揭阳市金属企业联合会的先行先试,成为广东引领中国经济社会改革的最生动注脚。

 

  建最高级别的协会

 

  从明朝就开始从事金属生产的粤东小城揭阳,到今天,金属行业已是其著名的支柱产业之一。

 

  2012年全市2000多家金属生产企业创造了580多亿元的产值。庞大的金属行业使得揭阳成为全国重要的金属产业生产基地。

 

  但硬币的另一面却并不光鲜。

 

  金融危机后,金属行业国内国外市场环境不佳,需求不足、竞争激烈,市场面临过渡竞争风险。低附加值问题突出的揭阳市金属行业总体抗风险能力弱,行业遭到巨大打击。同时,作为典型的“三高一低”(高投入、高消耗、高污染、低效益)行业,环境污染成为突出问题。

 

  金属行业陷入尴尬境地,要“放”?经济支柱怎么能随便放弃。要“留”?行业持续发展难以为继,环境问题更带来巨大的负面效应这个问题让企业家纠结,让政府也纠结。但难觅方法求解。

 

  “成立金属企业联合会的启发最早源自于揭阳的市领导。在一次调研中,他听取我们介绍揭阳市金属行业发展的困境后说,"既然你们嫌单个力量不够,为什么不考虑成立联盟抱团取暖?"联合会会长吴克东回忆起当时联合会成立的情形,至今仍觉得心头激动。

 

  事后,很多金属企业的老板们都觉得话有道理。在这之前,揭阳市已经有4个金属行业相关协会。但各个协会力量分散,各自代表了金属生产中的某个领域。成立产业联盟,能形成上下游全产业链覆盖,统一行业力量擦亮揭阳金属品牌。更重要的是,在揭阳金属行业“只见星星不见月亮”的产业格局中,联盟形式无疑使行业更具有聚合力和影响力,从企业的角度来讲,也便于争取政府支持。

 

  “好,就这么干!”在金属企业的一次内部会议上,经过反复商议,60多个老板一致同意成立金属企业联合会,会场上,大家热热烈烈,一副众人划桨开大船的劲头。“习惯了各自为阵的揭阳老板从来都没有这么齐心过。”吴克东说。

 

  于是,广东首个产业联盟形式的组织诞生了,这是在市场经济高度发展的区域才会出现的高级别商业组织形式。而后,这个产业联盟一发不可收拾,从成员松散合作到金融风险共担,筹资10亿元产业基金,成立全资公司运作项目……件件事在全国几乎难觅先例。

 

  现在,揭阳的金属老板们一提到联合会,每一个人都能用“我们是产业人干产业事”来说上半天。“微笑曲线”“人口红利”这些词已经频频吐自这些曾经的“土豪”之口。

 

  但联合会要下决心解决的是揭阳金属产业根子上的问题。

 

  找最好的世界级老师

 

  孙耿豪的卷尺公司行内知名,生产的“榕申牌卷尺”是广东省著名商标,然而比起德国、美国的著名品牌,榕申牌卷尺的价格只是它们的十分之一。

 

  “你别看一个小小的卷尺,到现在我们中国的材料、技术和设计都赶不上国外。就是一个简单的技术,或材料配比的方法,就能让一个卷尺身价涨至10倍,但成本最多是1倍。”孙耿豪不是没有想过让自己的卷尺身价翻番,但一直以来,他都苦于找不到技术、人才。

 

  “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向德国学习的原因。同样是金属行业,德国就能做成高附加值的产业,但在我们这却成了落后产业的象征。”吴克东说。

  企业家们最初的打算是规划建设一个金

属生态园区,集中生产、集中治污、集约耗能。解决揭阳金属产业的污染问题。但随着与德国接洽日渐成功,“我们要引进德国力量,建设一个金属生态城”,包括金融平台、人力资源平台、交易平台等六大平台的金属城,全方位升级揭阳的技术产业。

 

  于此,经过对优势产业的转型升级,既保住了传统的产业支撑和经济支柱,又开辟了新的发展空间,创造了新的区域经济增长点。

 

  揭阳的企业家说干就干,为此拿出了令人诧异的热情和决心。他们先是敢想、继而勤奋。

 

  负责金属联合会与德沟通的沈捷常常感叹不已,“虽然揭阳是个不那么发达的地方,但的确是个非常勤奋的学生”。他对揭阳走出去的想法、态度,以及为中德的积极程度感到非常惊讶。“在我过往的经历中,没有见过哪个地方政府、企业家能够有这样积极的态度。”

 

  这种态度很快换来了成果,揭阳迅速与德国多方建立了联系—德国前国防部长鲁道夫·沙尔平、德国执政党基民盟主席团成员菲利普·米斯菲尔德、德国联邦经济和技术部东亚经贸处处长何玲等相继来到揭阳,在各个层次推动揭阳的对德合作。“揭阳”、“金属企业联合会”、“金属生态城”,这几个词开始频繁出现在德国联邦政府负责中国事务的官员眼中。

 

  如今,中德金属生态城的一期工程已经开始建设,已签约的德国企业12家,有意向合作企业50家,其中3家已经开工建设。一年时间,中德金属生态城从无到有,从小到大,速度如箭。

 

  但揭阳的金属老板们从不四处诉说这背后的努力。鲁道夫·沙尔平先生到访揭阳几日,吴克东时时相陪,“他中午在酒店睡觉,我们就坐在楼下大厅里等他!”

 

  这种热情和憨实让鲁道夫·沙尔平着实感动。

 

  相信市场的力量

  记者手记

 

  产业转型是一个庞杂系统工程,它需要资金、土地等硬件的支持,更需要劳动力素质、教育水平甚至社会经济发展水平等方方面面软件的配合。调动这么多要素。

 

  揭阳金属产业以前是小而散,这几年市场倒逼机制下,由于转型升级的自身诉求让大家聚到一块,一块去面对问题、讨论解决问题的方法,甚至以组织的形式“抱”到了一起。这是市场的力量。

 

 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,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。正是当前中国进行经济结构调整至关重要的一环。从整体上来看,揭阳金属生态城从理念、设计、国际合作等方面的创新全都基于市场要素,对于整个广东甚至中国的产业转型升级都有很好的启发意义。

 

  在当前中国,生态文明建设亦是重要使命。金属生态城顾名思义,是行业铁了心要摘掉金属产业污染严重的旧帽子。政府正看到了行业的需求,主动出面在中外行业协会和相关组织间穿针引线,帮助企业找到治污的思路、路径。

 

  有人说,揭阳金属产业转型升级是个模式,电镀行业都可以变成“香饽饽”,还有哪个行业“转”不过来。也有人说,揭阳模式不可复制,园区集中治污的前提是必须具有相当规模的产业集群。

 

  不管怎么说,揭阳的尝试为广东无数个寻找转型出路的产业集群走出了一条新路。

 

公司地址:广东省揭阳市宏和大厦20-22楼 邮政编码:522031 联系电话:4008941333 商务传真:4008875666-159888